在歌曲创作时她甚至听着歌曲demo

夕凪是整张专辑里我最喜欢的,我初听时感觉很有隐退前的那种味道。后来看了采访后才知道这曲子很早以前就在写了。她自己的原话是这么说的:

这是让我作词最最苦恼的一首歌。都已经苦恼到干脆不加这首歌11首歌算了的程度。素材是5年前的一首歌,其实本来是想把它加到『Fantôme』里的,但是没能够写出来。

这首歌给我有以前Deep River与 テイク5
时的那种感觉,这类的歌曲你甚至不用看歌词本在唱什么,仅听乐曲与人声的表达,就能意会作者所表达的情感。夕凪表达的对道的理解或者是人生感悟的总结,借用纪录片里的话来说就是“世间万物皆有一终,而那也是开始”。夕凪这曲子她最近三年一直在修改,直到专辑制作尾声也未能完成。

一开始就知道会是首很难写的歌,当时的心境跟现在也不太一样,发生了很多变化,跟其他曲子很不同。

然而她带着“让自己更进一步”的目标,依旧在努力完善着这首曲子。转机是她把曲子的demo交给一起工作的乐手们,只定下6/8拍的节奏,其他的由他们现场跟着感觉来演奏。乐手们也十分喜欢这首歌,当歌曲演奏结束,她甚至感叹

我在脑海中看到的景象,原来大家也有看到啊

歌曲本身有受纳博科夫的《微暗的火》的影响,在歌曲创作时她甚至听着歌曲demo,边啜泣边读着书里的诗文,以探究自己内心中所追求的真实、平静、救济。

我之前初听夕凪时觉得熟悉,但又觉得编曲复杂度有欠缺。看了专辑制作的纪录片后才知道歌曲原版暂定名为Ghost,风格上也和现在的夕凪差异很大。从记录片中听到歌曲原版demo里,在
seiya seiya~那段之前,有这么句”tell me what you gonna do about
it”,是那种推向高潮的唱法。就歌曲的发展上看,原版本的ghost和现在的版本夕凪的从头到尾都很平静的风格差异很大。她在谈论这首歌时,多次说到完成这首歌是为了“让自己更进一步”,甚至有这样的期待

必须突破被自己掩藏起来的部分,要打开那扇门,像是打开地狱之门那样

但是从最后的结果上看,这首歌虽然很好,但不算是那种好到让她更进一步的那种超越性的作品。我猜测,她本来内心中对这首歌有要求100分的结果,却在长达三年的创作中未能取得进展。将demo带到工作室后,乐手们却出乎意料的的给出了80分的答案,在新专辑发售在即以及出乎意料的惊喜的双重影响下,她做出了妥协。

但宇多田光绝对不是一个对自己没要求的人,就夕凪的歌词来说,她从3月14日拖到3月31日伦敦录音结束都没能写出来,整整拖了一个月回到日本,直到4月14日才写出歌词。在编曲上选择妥协或许只是因为在长达5年的创作中疲乏了,就像长期挤压后失去弹性的弹簧一样。

不过我大胆猜测,下张专辑宇多田光会对这首歌进行重新制作,写出她原本心目中那首突破性的Ghost。

© 本文版权归作者  Hikki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