迴旋。

營帳前,兩人相視而立。
任憑周遭雷動的戰鼓聲和敵軍震耳欲聾的叫囂。
起風了,宽袖飘飘中的飞觞相望。
她說,將軍,讓妾身再為您舞一曲吧。
曼妙的身姿踩著些許淩亂的舞步,迴旋,迴旋。
就像眼睜睜地看著前程往事和大把大把的青春在這無盡的迴旋中呼嘯而去。
就像明知千万场繁华只是幕落的前奏,拼了性命却也不要空枝的寥落。
這不是她跳得最好的一次,甚至失去了平日的輕盈和靈動。
被風吹起的羅沙裙擺,在殘陽下鮮紅似血,仿若昭示著最後的結局。
她眼角是帶著笑的,即使此刻已被淚水浸了眼眉,也捨不得眨一下。
他卻仿若看到了當年的那個紅衣少女,拾起掉落在地的玉墜,遞給他時一臉的嬌羞。
初次相遇,合歡樹下,淡粉色帽纓似花朵,落在他們的頭上、肩上,卻忘記了撣去。
只是兩兩相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