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其实满期待钢琴能将二胡从悲苦中拯救出来的

        在我模糊的印象里,钢琴代表一点高贵、一点从容、一点宁静;而二胡则是沉重到骨子里的悲苦。如今两者在同一节奏中对答,想想也知道这会是多么的别具一格。
        曲中的钢琴平静却充满活力,在看淡一切中又对一切充满信心,这种好像历经沧桑的智慧老者之音出自一位年轻的钢琴家实在是让人惊讶。从履历来看,作者似乎没有经历过人生的大坎坷,可却有这样一份气度,也许音乐真能如此的改变一个人。
        我其实满期待钢琴能将二胡从悲苦中拯救出来的,因为那不再是几句宽慰的话、也不是毫无力量的说教,而是凝重又平淡的舞动,让你在同一节奏中将自己融入。不过在整首乐曲中,二胡的重量还是一直压过了钢琴。虽然都在同一个韵律中起舞,但优雅的一如既往地优雅、悲苦的一如从前地悲苦。或许旋律本身无关乎喜怒哀乐,而是后者籍由前者宣泄。
        那末,悲苦到骨子里的人可怎么放下那沉重的担子呢?
        我想,是放下手中的二胡,去弹钢琴吧!

相关文章